NBA

我们的路

2019-09-14 07:57: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 六岁那年,娘离开了我,我记得那天天还没亮我就被奶娘叫了起来。我听见奶娘带着哭声叫我。“ , ,出事了, ,快起床!”我勉强睁开了双眼奶娘就将我抱出了房间,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上,屋外吹着冷风,吹的我很痛,感觉皮肤都被风生生撕开。 一

六岁那年,娘离开了我,我记得那天天还没亮我就被奶娘叫了起来。我听见奶娘带着哭声叫我。“ , ,出事了, ,快起床!”我勉强睁开了双眼奶娘就将我抱出了房间,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上,屋外吹着冷风,吹的我很痛,感觉皮肤都被风生生撕开。
奶娘将我抱到了客厅后我就看到了我娘。“娘,娘。”
娘听到我叫她就上前抱住了我,不停的哭,泪水全都滴到了我的身上。
“娘,你为什么要哭啊?”过了一会儿我终于问娘了。
“雨儿,以后千万不要学女红,不要没事拿着针线做刺绣,记住了吗?”
“娘,我不懂!”
“以后你会懂的,反正你爹他有钱养你。”
“你还不走,还想待到几时?”爹严厉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听到那个声音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抖。
“我走,我走,我永远不会回来的,冷若风,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娘将我放下对爹扔下了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虽然跑的不是很快,但是身影还是很快就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在悠悠的灯光中,我知道娘的头发很乱,与平时的她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
“爹,娘走了!”我不安的问道,“娘什么时候回来啊?”
爹气的把手一甩,“她敢踏进这个家门我就将她的脚砍下来。”
“爹,你是坏人,我要娘。”
爹看了看屋内的人,问道:“是谁把她带出来的,是不是不想活了,还不赶快带走。”
奶娘赶紧哆嗦的答道:“是是是,我这就带她走。”
我的爹,大概就是从那天起变的很凶了吧,令我一直不敢与他靠近,怕一不小心他就会将我的脚砍下来。
我渐渐长大却不能进学堂,在家也没什么事可做。所以爹给我请了一个老师教我念一些女人该念的书,学一些规矩。爹说我娘就是书念的太多了,把脑袋给念迂了,一点都不像个懂规矩的女人,他的意思就是希望我成为一个有规矩的女人!这是他对我抱的希望。



其实我娘那天晚上并没有跑多远,转来转去还是在家里。她死了,跳到井里让井水淹死了。爹说她把井水给污染了,就请人把井封了,又另找地方挖了一口井。可是新井的水并不好喝,我还是喜欢那口老井。
我问爹为什么要将我娘赶走,他说她不守妇道,在外面有了野男人。我又问爹既然有野男人那她为什么要跳井,爹说她没有脸面见人。我再问爹为什么有野男人就没脸见人,她有野男人的时候与没脸见人肯定不是在同一时间,如果不是在同一时间那她就不应该死。终于,爹被我问烦了,他看我的眼神很冷漠,仿佛我不是他的女儿。
娘死后不久爹就新娶了一个女人回家,爹要我叫她娘,我不叫,他就打了我一巴掌。我跑,他叫人把我抓回了家。那时候我七岁,手无缚鸡之力。
我和那个女人表面上相处的还不错,她是一个风尘女子,爹就看上了她的风骚。在爹的面前我们很客气,我叫她青姨,她叫我雨儿,那声音温柔的让我全身发麻。她竟然为爹生了两个孩子,可是不幸的是大儿子两岁的时候在床上没站稳,就栽倒在地。不知世间为何有那么巧的事,不知从哪里来的钉子不偏不斜刚好就让他碰上了。钉子直接就戳进了他的小脑袋,还没来得及哭叫就离开了人世。小女儿也有些不幸,从生下来就不爱哭,长大了些后才发现她有点傻。不过对我比对她娘还亲,没事就跟在我屁股后面姐姐姐姐叫个不停,其它人她一般都不理。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家里除了奶娘就只有她对我最好,最真。单纯的,傻傻的!



十三岁那年我看到下人们做女红的时候我感觉我手痒的不行,很想学。缠了奶娘好多天,她就是不教我,她说我娘不要我学女红,我也知道娘不让我学女红,要不我都绣了好几年了。磨不过我,最后她答应教我了。我高兴,雪儿也高兴。我绣花的时候都是偷偷摸摸的,基本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绣的时候雪儿就在旁边看我。没想到有一天这件事竟让青姨知道了,接着就被我爹知道了。爹把我叫到他跟前。语气冷冷的命令我跪下。
我看到了爹、青姨、奶娘、雪儿和家里的几个下人都看着我。我想我没做错什么事就没跪。
爹拿起一根滕条鞭打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衣服都被打破了。雪儿看见爹打我就扑到我身上哭着求爹不要打我。
“爹,不要打姐姐,不要打姐姐。娘,你叫爹不要打姐姐。”雪儿恳求的目光从爹那里投向了她的娘。
青姨递了一个眼色给一个下人,那人就上前将雪儿从我身上抱开了。我看到她双脚到处乱踢。“放了姐姐,不要打姐姐,放我下来,姐……爹……娘,放了姐姐,不要打姐姐。”
“雪儿乖,姐姐不痛,不要哭。”我无力的看着雪儿被下人带走了,她没挨爹的打却仿佛比挨了爹的打更痛。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爹,你为什么打我?”
“谁让你学女红的?”
“我自己。女红本来就是女人该学的东西。”
青姨上前就给了我一巴掌。“你自己,你以为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爹还没死呢就这么嚣张。”
我摸了摸我的脸,没流血。“我爹是还没死,难道你就那么急着想让他去死吗?呵呵,爹,你的老婆叫你去死呢,去不去?”
“混帐东西。”说着又是一巴掌刮到了我的脸上。
挨了一顿打之后就被人关进了柴房,里面黑黑的,只要没蛇我就不害怕。关上几天他们就会把我放出去的。



十六岁的时候爹觉得管不住我了就托媒人想把我嫁出去,没几天媒婆就来给爹说城西有个顾姓公子人不错,各方面和我们家都很配。我爹在没征求我的同意下就同意了我的婚事。家里上上下下都知道我要成亲的事了,却只有我一个人还被蒙在鼓里。那些天我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了,家里的人脸上都笑呵呵的,爹和青姨对我都挺客气。又不过年过节却找了裁缝师傅给我做新衣服。直到雪儿来找我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就快出嫁的事情。
那一天早上雪儿到了我的房间对我说:“姐,爹和娘前几天不让我过来找你。”
我觉得有些奇怪就问道:“为什么呢?”
“姐你还不知道吗,爹说你就要嫁人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手上的针线全都掉到了地上,整个人都快倒下去了。“这怎么可能啊,我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愣了一会儿又问道:“那我要嫁给何人?”
“听说准姐夫是城西的顾公子,三天后就是你们成亲的日子了。”
“哦,知道了。这几天你都不用来陪我了,我想一个人清静一下!”
“姐姐不高兴吗?”
“没有。”我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姐没有不高兴,姐很高兴,只是……以后我们不能经常在一起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多听爹娘的话!”
她使劲的点了点头。



我做着我的女红,眼睛看着远方。每刺一针,就觉得心痛万分。今天,是我出嫁的前一天。
“雨儿,今天过后你将不再是我的学生,我也不再是你的老师!”这是上最后一天课的时候老师对我说的话。
“嗯。”我低头应了一声,不敢抬头看他。
“这堂课我们就讲一下三从四德。”
“先生,不用讲了,我们说点别的吧!”
“你想学什么,还想说什么呢?明天你就要嫁人了。”
“对,我明天就要嫁人了,嫁给我不认识不爱的陌生人。”
“嫁过去就好了,嫁过去就认识就会爱就不会再是陌生人了。”
“是吗?真的是这样吗?”
“相信我的话!我们……我们是……”
“我们是不可能的,对吧!”我接过了他的话,我知道他说不出口,他一直觉得配不上我,所以一直不敢向爹提亲,所以我才会嫁给一个不认识不爱的陌生人。
“我们要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那为什么还单独相处了那么久呢?如果不是被那些教条所压迫说不定我们早已生米煮成熟饭,早就在一起了!你懂的东西多所以什么都不敢,这个不可以做,那个不能做。怕这怕那。”
“雨儿……不, ,我们还是早点了断吧,这样对大家都好!”他以前叫我 ,后来叫我雨儿,现在又改为 了,我们终究不过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罢了。他懦弱,什么都不敢,就一个文弱书生。每年就靠给我上课挣点钱,如果不教书他连自己都养不活。可是,我偏偏就爱上了他!
“先生,明天我就要出嫁了,你是不是得恭喜我,是不是应该送点什么东西给我?”
“ 你可是笑话我了,我能送你什么东西呢,什么都拿不出手。”
“你送我一幅字画也是好的啊,就当作是留恋吧,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
“是的。”他点点头,“可能今天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那我写几句诗给你吧!”
我点点头为他铺开宣纸,墨早已磨好。他上前想了一会儿就提起了笔,待写好后我才上前看。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这是《诗经》里的几句话啊,先生,你写下这几句话我该做何感想,如果被别人看到了别人又该怎么想?我是一个将要出阁之人,这几句话送给我您觉得合适吗?算了,还是我送您一首诗吧,也不枉您教了我那么久!”
无缘
两人相聚时常欢,
都把真心与对方。
无奈家庭背景殊,
真心之人手难牵。
今生无缘求来世,
莫把责任往后推。
旁人看过皆明白,
何必编些理由听。
他看完我写的诗后双手在发抖,良久才说道:“ ,其实我并没有编理由,我们真的没办法在一起。”
我帮他把诗卷起来,“先生,你真的不用再多说什么,这一切我都懂,我只是随便写写,你千万不要放到心上。明天我就好好的嫁人了,开始我新的生活。”
“希望 嫁一个如意郎君!”



我嫁人了,从一个少女成了一名少妇。相公他人很好,对我不错,只是我常常会觉得我的心里空空的。有了女儿之后我将整个心思都放到了女儿身上,直到有一天相公带了一个陌生的女子回来。我的针线掉到了地上,我的天空也塌了,相公他要娶另一个女子进门。那个女子叫青莲,这让我不知不觉中想起我的爹我的娘和青姨,当青莲和相公成亲给我敬茶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突然间明白娘为什么要走。也许她就是受不了有个女人跟她抢丈夫。娘不要我学女红是因为心太静了,心静的时候就容易多想,想的多眼里就容不下一粒沙子。我现在就容不下一粒沙子,亲吻熟睡中的女儿后我在后花园中坐了很久。门当户对又怎么样,窈窕淑女又如何,终究敌不过一个风 子!她的一个眼神牵动着一个男人的心,却毁了另一个女人,另一个家!我和娘太过柔弱,选择的都不是自己想选择的。我想起了曾经的先生,他或许过的比我好吧,想想以前自己真的是太幼稚了。当我跳下家中的那一口井的时候我的记忆被拉到了六岁那年!原来我和娘走的都是一样的路!此刻,我竟然想不起女儿和妹妹的模样!

共 41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写的不错!一个相信爱情的古代女子的轮回,母女悲剧灵魂的交替!有一点似乎交代不太清楚,不让“我”学女红的是亡母,为何父亲与青姨的反应那么大?另外与老师的“情”来得突兀了些,前边交代一句做个铺垫也好。比如,在柴房里害怕,想到了老师,就不怕了!呵呵,见仁见智!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10-05-08 20:05:4 古代,又似乎民国!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10-05-09 07:05:04 一个女子的命运如此多桀,是人生的悲剧,还是时代的恶果,或兼而有之。问好力萍! 我是您不经意间忘却的一个人,您是我无意之中想到的一个人。工作常备药的种类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下一篇:心存希望

上一篇:题农民建筑工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