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诉苦行业协会:稀土企业指标不够私矿来凑

2019-10-12 20:34: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说实在的,担任会长,压力很大。”4月8日,面对150余家稀土企业(含研究机构)代表,新当选的中国稀土行业协会会长干勇说。

目前稀土行业乱象丛生,其一便是稀土私挖盗采屡禁不止,计划外开采加剧环境破坏。“许多非法牟利者,这个事情不会就此了结。”干勇劝诫协会的各会员单位,不应该购买非法生产的稀土矿。

4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虽然国家每年都会下达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但每年超计划生产的现象一直存在。遗憾的是,目前国内究竟有多少私矿在流通,没人能说清楚,即便通过现有部分应用领域估算,也往往与实际数字相去甚远,而这个数据是惊人的。

而在部分稀土企业看来,恰恰是目前稀土指标的不合理、不够用,才为非法开采和生产提供了谋利空间。

企业称开采指标不配套

稀土协会成立当日,工信部副部长苏波明确表示,今年将严格执行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在控制国内供应的同时,保持出口稳定。

为加强稀土行业管理,国家每年均会发布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按照工信部此前公布的《2011年稀有金属生产指令性计划》显示,2011年全国稀土矿(稀土氧化物REO)开采总量控制指标为9.38万吨,较2010年的89200吨增长5%;稀土冶炼分离上限指标为9.04万吨,稍高于2010年的8.6万吨。

尽管总量已有所增加,但指令性计划的实施一直为业内所诟病。尤其在稀土协会成立当天,不少企业更是找到了向协会“大倒苦水”的机会。

中铝在江苏的一家稀土企业高层反映称,现在有些政策不是很配套,使得企业难为无米之炊,“我们很关心你给了我们指令性计划,但我们没有矿山,今后去哪儿买矿,不单是我们,现在江苏所有企业都要面临这个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中铝作为央企,其在广西并不缺少稀土资源,但这个量不够用。

当日,江西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公司代表也对此感同身受。“工信部下达生产指令性计划,比如我们600吨生产指标,但600吨的矿从哪里来?买不到矿,能买到的矿又是非法的,不能去买。”他说。

“我拿到生产指标,哪一个矿业公司给我,我自己买矿怎么知道它合法不合法?希望这点能赶快解决。”

企业反映的问题,正是行业协会今后要出面协调和解决的问题。“有了协会后,也遇到这个问题,就是怎么合理分配上下游匹配,分离和矿产品计划匹配,如何科学地定量甚至总量,我们也可以建议。”干勇说。

指标不够私矿来凑

在行业协会成立大会上,干勇一再呼吁,希望各会员企业自觉遵守政策,严格制定稀土矿产品与冶炼分离指令性计划。

为此,新成立的稀土协会将开展调研和调查,针对体制外的“褐色产业链”,打击稀土非法开采和生产。“如果10万吨的稀土永磁,需要多少矿,需要氧化物多少,现在推回去都不止十五六万吨的量,这是个基本的对应关系。”干勇表示。

实际情况却是,在稀土行业规模化集约化管理的初期,稀土矿的偷采、盗采,计划外生产现象已越发严重,甚至影响到行业正确的发展轨道。但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也正是指令性计划指标背后的巨大空缺,才“成全”了相当数量的私矿大肆横行。

对此,江西一家永磁企业负责人以钕铁硼为例进行测算发现,国内钕铁硼产量大概在9万~10万吨,如果30%为镨钕的话,大概需要2.7万吨,而国家的指令性计划是9.3万吨氧化物,含镨钕20%也才1.8万吨,二者相差近1万吨。“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无形中就鼓励了私挖滥采,所以需要摸清用量到底多少,如果稀土没这么紧缺,国家计划没必要这么紧。”他说,这个测算即便算上回收料,二者数据也有很大出入。

而稀土价格暴涨带来的超额利润,更是加剧了私挖滥采的行为。数据显示,以去年1月份为基数,稀土价格曾一度普遍上涨5~10倍,虽然目前价格已下跌到最高点的67%~70%的水平,但仍处于高位。

遗憾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中,目前国内到底有多少私矿在流通,没有人能说清楚,即便通过现有部分应用领域估算,往往与实际数字相去甚远,而这个数据是惊人的。

为此,有稀土企业向协会建言,去年实际产量到现在还没有准确数据,没有准确数据就很难指导行业。“希望协会可以建立稀土产能数据库,因为按照工信部给的指令性计划,没有私挖滥采产量是不够的。”

实际上,就连干勇也不得不承认,很多企业反映指令性生产计划跟不上市场需求,每年需求远高于指令性生产计划规定的总量,直接刺激了非法开采稀土。“正是由于合法开采无法继续,而市场需求又存在缺口,没有指令性计划指标的企业非法开采泛滥,稀土冶炼方法隐蔽性和分散性很强,使得私采很泛滥,无法制止。”广晟有色股份董事长叶列理表示。

专用发票效果待估

实际上,在各地产能数字不断蹿升的现实面前,稀土指令性计划的威力显得何其脆弱。有工信部官员日前透露,去年各地报上的总产能高达39万吨,即便不排除有企业为了今年获得更多指标而进行虚报,这一数字仍然大大超出了10万吨左右的水平(行业指令性计划产量)。

干勇透露,协会将推动改革指令性生产计划,使之更贴近市场需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在现场了解到,更多企业还将希望寄托于稀土专用发票的出台。“很多人认为,通过这个手段可以对稀土的私采乱挖进行有效管理,我们也关心稀土专用发票什么时候出来。”前述中铝在江苏的稀土企业高层表示。

不过,稀土发票实际推出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干勇表示,稀土协会正在进行准确系列调研,其中将对稀土专用发票制度效果的调研作分析,“专用发票看来今年准备实施,它是规范稀土开采和生产的重要手段,我们协会也会跟踪调研,分析利弊,组织行业对使用效果进行探讨。”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的电话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地点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电话多少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位置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联系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