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补天道 五五四 玉树临风,天马踏飞燕

2019-10-12 22:12: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五五四 玉树临风,天马踏飞燕

>

眼见会场中乱成一片,第二场比赛迟迟不开场,孟帅便离开了会场,也没人注意到他。

出了雏鸣谷,就听有人问道:“没事吧?”

孟帅下意识的回答:“没事啊。”

然而下一刻他就觉得不对,回头看了看四周,就见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刚刚那句话谁问的?

当然学武多年,他不会以为遇到鬼魅或者幻听,只认为什么高人能够隔空对话,不由疑惑非常,仔细想刚才那句话,似乎极其熟悉,但再去想,印象却稀薄起来。

疑惑的摇了摇头,孟帅暂时离开的山谷。

“险些被他发现了。”远处一直在看着这边的青年笑了起来,“他感觉敏锐了不少。”

旁边少女好笑道:“我看不是他敏锐,是有些人太紧张吧?虽然师尊吩咐,尽量不要现身,但你要实在关心,私下见一面有什么?”

那青年犹豫了一下,道:“这个……”

女子笑道:“规矩是规矩,人情是人情,总不能不近情理吧?你放心去,我不跟师父禀报也就是了。”

那青年笑道:“多谢啦,夏师姐。”正説着,突然两人同时抬头,往一个方向看去。

空中一道虚影,一闪而过,速度之快,肉眼几乎分辨不出来。

青年男女对视了一眼,女子道:“看见了么?”

那青年diǎn头,道:“应该是东边那家吧。看来是给姓黎的撑场子了。我就説那孩子好好一个黎家子弟,为什么要留在百鸣山,现在看来,必有缘故。回头你我见见他。”

那女子道:“去见见也好,他们是有名的不择手段。倘若姓黎的那小子真有任务,孟师弟或许挡路,他们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们出面,让他们知道师弟背后有人,别做那些下三滥的事。”

那青年冷笑道:“他们最好放聪明diǎn儿,若真敢动小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擦?又看错了?”

孟帅心中郁闷,继听错之后,他好像又看错了。

刚刚他走到谷口,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威势从天上坠落,忙回头一看,似乎看到了一diǎn儿影子,但继续看时,却一diǎn儿也看不出痕迹。两座并立的山峰空荡荡的,哪有其他人影?

又是高人?孟帅心中疑惑:今天高人也像下饺子一样,一锅接一锅?

正在这时,只听山谷中发出一声高宣:“第二张比赛开始了”

孟帅顾不得其他,连忙一溜烟跑到旁边的山上,前去观赛。

观赛平台在隔壁的山巅,相隔足足有半里地,从那里看到的擂台和人,已经小如火柴盒,动作早已看不清楚。

即使如此,那里还是聚拢了一大批观赛弟子,围得水泄不通。孟帅只得道:“劳驾,挤一挤,挤一挤。”

哪知他这么一説,立刻有人叫道:“看,是孟师弟”

孟帅一愣神的功夫,立刻被团团围住。便有人叫道:“孟师弟,恭喜你啦晋级决赛。”接着一片恭喜声。

原来孟帅虽然是最年轻的先天武者,但本身太过低调,又没在百鸣山中显露过身手,因此众弟子对他并不认可,加上黎佑生又是光彩照人,孟帅就越发黯淡了。但随着比赛的进程,他一路披荆斩棘,杀入决赛,赢得十分漂亮,认得他的人也越来越多,甚至也有了自己的“粉丝”。虽然没能超过黎佑生,但也非当初籍籍无名之辈了。

眼见众人将他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孟帅虽然尴尬,心中也未免有diǎn小得意,尤其是不少女弟子也热情的跟他説话,他忍不住清了清嗓子,就要吹嘘两句。

正在这时,就听有人问道:“孟师弟,你刚刚怎么赢的?我们都没看清,你给説説。”登时众人齐声称是,纷纷要孟帅解説。

还有人道:“是啊,我还看见你上来之后,很多师长围拢了上去?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他这么一説,更有许多人纷纷响应。

孟帅立刻无语了,他总不能把实情説出来,正要随口胡扯,糊弄过去,就听一个清冷的声音道:“比赛开始了,你们还看不看了?”

孟帅立刻道:“对对对,看比赛。这场比赛对我至关重要。各位,看完比赛再説。”説着从人群挤出去。

只见平台前沿立着一个白衣女子,两道白练随风飘扬,正是朱徽冰。

孟帅走到她身边,道:“多谢朱师姐解围。”

朱徽冰也没回头,道:“没什么,其实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赢的?”

孟帅语塞,朱徽冰道:“看吧,第二场比赛已经开始了。”

就见场中两人正在厮杀。比起孟帅那场莫名其妙的比赛,这场是真正的灵兽战了。双方都乘着飞行灵兽。另外的弟子坐骑是金雕,而黎佑生的坐骑却不同,竟是一头飞马

那飞马比似龙驹更要漂亮,身高腿长,通身雪白,一双飞翼不像是鸟羽,也不似肉翼,反而像两团云雾,围绕在马身边。黎佑生相貌俊美,玉树临风,骑在马上犹如童话中的白马王子,説不尽的潇洒迷人。

只这个卖相,便压过孟帅在百鸣山见过的所有灵兽。即使他不是小气之辈,也不由暗自羡慕嫉妒恨。

这场比赛和之前黎佑生的所有比赛一样,沦为了他的个人表演,就看他手持一把银色长刀,横比竖档,御敌与丈许之外。对面那弟子也想奋力一搏,几次发起进攻,但以他的身手,不能欺近黎佑生的身前。

孟帅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看来指望别人动手拦阻总是不现实的,还需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时,朱徽冰突然道:“奇怪。”

孟帅道:“怎么了?”

朱徽冰道:“今天黎佑生状态很好啊,简直精力过剩。”

她这么一説,孟帅也发觉了。之前黎佑生出手,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矜持,动作不大,似乎不屑与对方动手。而今天他的动作却异常的舒展,不吝惜用力,甚至几次进攻已经能将对方将打倒,偏偏收回,像是要用其他动作再虐对方几遍。

孟帅道:“是不是骑着白马臭美啦?要多吊几个妹子?”想到这里,他四周看去,想看薛明韵是不是在这里,黎佑生是不是故意炫给她看。

朱徽冰道:“给妹子?不是我小看了她们,有几个人能看懂他的表演?”她侧头看了看孟帅,道,“你能看懂么

孟帅道:“我?师姐是什么意思?”

朱徽冰道:“他从出场到现在,至少用了十门武技。一把长刀运用了刀、枪、剑、棍四种兵刃武技,右手还有拳掌勾三门。身法、驭兽还有马踏的步伐,都有武技的影子。”

孟帅陡然一惊,仔细看时,果然黎佑生的长刀运用的不只是刀法,有剑法、枪法的影子,他皱眉道:“是有好几门武功,但那些是武技么?似乎还没到那个层次吧?”

朱徽冰道:“都是武技,不过浅尝辄止。就像你摔孙庆那一下一样,是武技的化用,我是不会看错的。”

孟帅diǎn头道:“我信师姐,理当不会看错。”

朱徽冰道:“你説的也不错,他似乎真的在炫技给谁看,但是不是给什么女人,而是给另一个懂行的人。”

孟帅心中突然一动,想到了从天而降的那道影子。这两者之间本来没有关系,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自觉的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他缓缓道:“莫不是……黎家来人了?”

依照朱徽冰的指diǎn,孟帅果然看到了那一丝武技的影子,与之前的谨慎不同,黎佑生简直是武技大派送,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些资料对孟帅尤为珍贵,当然要全力记下来。

黎佑生越打越顺手,孟帅也越看越有门道,渐渐地将几丝武技的影子重合起来,开始重组他的武技。

蓦地,黎佑生身子一顿,这一顿极其快速,孟帅却敏感的捕捉到了。

他立刻闪过一个念头——黎佑生要结束了。

他会怎样结束呢?

就见黎佑生一拉马鬃,飞马人立而起,前蹄狠狠地向下踏去

这一踏有风雷之势,仿佛要踏破虚空,踩碎星辰,两团云雾一样的猛然抖直,将整片天空遮蔽在雾霭之中。

避无可避

金雕嘎叫一声,转为哀鸣,翅膀折断,血染半空,身子如离弦的箭一样坠落,那弟子跟着落下,不一会儿狼狈的从山谷中浮出,叫道:“我认输”

观赛的平台上,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

朱徽冰一挑眉,道:“竟然是灵兽武技,好一招马踏飞燕”

孟帅长出了一口气,道:“了不起,灵兽武技很难得,是不是?”

朱徽冰道:“当然难得。我百鸣山是以驯丨兽出名,可是都是辅助的灵兽武技,战斗型的灵兽武技……只有一门,还是残本。”

孟帅道:“底蕴深厚啊。”

朱徽冰露出渴望神色,道:“我要是能弄到这门武技就好了。刚刚那一下我没看出所以然来。师弟,咱们打个商量,回头比赛的时候,你能不能再诱使他出这一招,我想看个明白。”

孟帅心道:你又来了。他知道朱徽冰性情如此,也不以为怪,只道:“就怕到时候我顾不得师姐了。”

这时他恨不得立刻返回,把今天的收获研究个底朝天。

黑龙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濮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鹰潭治疗龟头炎医院
黑龙江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濮阳治疗男科方法
分享到: